非常不錯小說 白衣腰繫劍-第六十五章 好壞的江湖

白衣腰繫劍
小說推薦白衣腰繫劍白衣腰系剑
断指山本就剑意开满山,现在吴忧再添一把火,更是剑气当头。
倩女幽魂之满堂酒
背对众人的蒙眼男子哀伤的叹一口气。
圣人撰写篇章,日日夜夜写下无数道理感悟,周游列国,险些把自己命给丢了,费尽口舌,只为人人向善,求一个天下太平公道。可惜啊,江湖人心浮躁,圣贤圣道远不比什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来的顺耳,朗朗上口,还宽慰己心。
兴许吴晨前辈也没料到,自己当年有感一剑,留下后人这么一堆破事,自己亲儿子,还在此被三个剑修围杀。
上断指山的大多数还是剑修,像那对南方来的兄妹两只为观景的还是少中又少,拦山腰赚路费的更是百年来独占一份。
谁能想到占山为王,收取路费,在山下强抢民女的中年剑痞,其实背后还养着旱天城百姓夜夜歌颂的护城守卫军?要是被城内百姓知道,人人喊杀的断指山宗,其实是在旱天城名声如日中天的韩不为幕后财主,他们会怎么想?
故而在江湖里生存的,都是在刀尖舔血,虎口谋食,算计来算计去,各个在外人看来,都是十足的恶人,但每个坏人也许在有些人心目中,却是个顶天立地的真汉子。
吴忧前面直对的那个中年微胖剑修,旱天城本地人,年过四十破开武夫三境,在城内也是个小高手,有妻有女,平日帮镖局护护镖,日子也算过得滋润,可在身在江湖,哪有不挨刀道理,护镖者大多与山匪结仇,人家奈何不了你,拿你妻女出气,据说剑修的妻女被山匪趁夜抓进山,先羞后杀,最后抛尸荒野,只留两颗头颅,挂在剑修家中。微胖中年剑修满身仇气,提剑上山,奈何山匪借地势,与中年剑修辗转十来年,直至今日,还活泼乱跳在山头上。
金牌 特務 1 線上 看
再看中年微胖剑修旁边那个,叫西陵子的剑修,沉默少语,别看这人外表俊秀,有一点儒生气质,实则不过是个背地里行刺的小人物,仗一身功夫,在旱天城外招摇撞骗,专门骗刚出门闯荡的姑娘家家,未入世的少女哪个不怀春,见一风度飘飘的高手在自己面前,气质尚佳,三言两语就被人骗到床上滚上一滚,稀里糊涂失了操守,隔日醒来,还发现自己钱袋子被人偷去,落得个人财两空。可别看西陵子风流潇洒,专干这等缺德事情,其实身世悲惨,早年丧父丧母,自己拉扯一个亲弟弟长大,他这个弟弟,爱文不喜武,听说文采不错,前些年中了举人,搬迁到京城里去,正是要花银子在京城上下打点时候,迫不得已,才干这些买卖。
左边那个青衫剑修呢,在旱天城名声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臭烂,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韩不为上任守城将军至今,二十余年,只有这个青衫剑修,被张贴悬赏招式,一颗人头就是五百两银子,奈何剑道天赋不凡,平日里走在旱天城里,稍微低调一些,就算被人发现都能反杀,现在是专门给江湖豪生干些杀人买卖,就算这等无恶不赦的大烂人,其实背地里是个大孝子,一人之力,养过全家上下六口人,在自家人眼中,这个青衫握剑的中年人,就是他们心中的英雄。
江湖武夫百万,能熬出头的能有几人?破开武夫三境,登临小宗师,那放在江湖中,就是一线高手,这等高手就算是身居在朝廷顶尖势力中,都能被奉为上卿,一辈子衣食无忧。
这笔买卖,对江湖人来说,真的是天大诱惑。
反观自己身边,白衣绝世的吴家大少爷,一路上正气十足,干的都是为民除害事情,江湖现在消息传递可是快,一周前在陵城发生的事情,眼下半个凉州人都知道,只要人肯站出来带动江湖风向,那吴忧就是活生生一个正派人物,身后有无数人追随。可在他俊逸缥缈的背后,是在与大玄皇家对弈,人家三步一回首,闲庭散步雅趣的很,他是一步三回眸,步步为营,如履薄冰。
无论是输是赢,都注定会在大玄境内掀起一阵血雨腥风,眼下的片刻宁静,只不过是两边没有撕破脸皮,还在相互牵制。
两家博弈,承担的是凉州甚至整个大玄的百姓,这等人,是好是坏?
家家都有难言之隐罢了。
耳边是齐刷刷三人拔剑声音,良子房又是一叹气。
剑出沾血,这是规矩。
周围七八剑修脸露兴奋,纷纷找个空地,坐下观看,无挂自己的灯笼高高挂起。
年轻白衣掐起两指,脚步插地的三柄飞剑拔地而起,悬挂在白衣身旁,充满灵性。
对立的三名中年剑修,面露难色,本就是进入门道的剑修,对剑意的敏感就如饿了半个月的昏汉子,万步开外的肉香都能闻个清楚。
吴忧身上的剑意可是浑厚,脸上风轻云淡,全然没有拼死搏杀,剑拔弩张气势。
“吴少爷,这三剑可取了名字?”就在众人屏息凝神时,良子房的声音冷不丁的冒出,惹得周围看戏人的不愉快。
吴忧淡淡一笑,摇头道:“良兄可有兴趣取名?”
良子房沉默片刻,平静回道:“子房双眼昏暗,见不到吴少爷的剑,自然取不得。”
吴忧抿嘴思考一会,将身前三个剑修抛之脑后,意味深长道:“既然是旱天城抄袭子房兄的三剑,那第一剑就叫江叹吧。”
良子房闻言怔了怔,吴忧出了第一剑。
剑随心意动,悬挂在半空的一柄长剑破空而出,速度极快,气势如大江拍岸。
同尘之间
三位中年剑修在江湖久居多年,厮杀日子比吃饭都来得多,吴忧手抬动作那一刻,他们便能预感杀意,当即腾空而起,退去三十步。
只听一声轰鸣,尘埃大起,断指山顶上,吴家少爷一剑就砸出一个半径能有成年人十五步的大坑。
三位剑修背心生冷汗,对视一眼,知道对比修为,三人占不得任何优势,没有给吴忧出第二剑机会,皆是脚尖点地,朝吴忧杀去。
有了一定境界的武夫,即使出招前还是陌生人,一旦配合起来,倒也是规规矩矩,有一丝天衣无缝味道。
三位剑修呈三角形将吴忧包围在其中,西陵子提剑率先朝吴忧脑袋斩去,剑身布满剑气,杀意凌然。
Lovers High~我配对到了闺蜜的男友~
青衫剑痞一剑横扫,一道月牙剑气朝年轻白衣胸口杀去。
吴忧在原地大打哈气,双眼惺忪,全然不顾两人杀招将至,朝良子房打趣道:“良兄,我这第二剑,叫环山。”
年轻白衣话未落地,双眸一亮,身后一柄飞剑环绕自身画圈,速度远比第一剑快上许多,带动自身剑气,形成一个天然剑气屏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