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王者:縱橫天下 起點-第十五章 死去活來推薦

王者:縱橫天下
小說推薦王者:縱橫天下王者:纵横天下
肥胖女人大怒起来,颈脖子的青筋都凸起了。
她跺着脚,戟指骂道:“风飞扬,你这没良心的老东西,当年如果不是你用甜言蜜语来迷惑我,我会嫁给你这个穷困潦倒的臭男人吗?”
风飞扬怒火上顶,情绪失控了,怒吼着:“杜凝眉,你这臭婆娘,当年如果不是你用柔情蜜意来灌我迷魂汤,我会娶你这个不解风情的疯女人吗?”
杜凝眉怒吼着:“是你这老不死追我在先,为何不承认?有胆做没胆认,我瞧不起你!”
风飞扬不甘示弱:“杜凝眉,你这疯婆子,是你追我在先,为何不承认?如果不是那晚我喝醉了酒,打死我也不会娶你!”
两人针锋相对,互相揭短,往对方最难受的地方攻击,谁也不甘示弱。
杜凝眉大哭起来:“嫌弃我了,终于说出口来了!”
风飞扬唾沫横飞:“就是嫌弃你了,嫌弃你碍眼了,嫌弃你这身肥肉了,又如何?”
他彻底爆发出来。
男人忍让的程度一旦到了极限,必然不会再忍让,如同火山爆发一样不可收拾的,根本不管所带来的伤害。
杜凝眉绝望哭着:“还说没有藏着狐狸精?可怜我连谁是狐狸精都不知道,罢了,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风飞扬冷笑着:“又来这一套?好,我成全你,好走不送!”
他竟然打开包裹,抽出寒光闪射的宝剑,扔到杜凝眉的跟前。
“程飞扬,我做鬼都不会令你安宁!”
杜凝眉凄厉叫着捡起宝剑,横剑自刎。
所有人失声尖叫,眼看着她就要血溅当场。
风飞扬也呆住了,想不到她会來真的,一时之间,脑海一片空白。
她自刎的速度很快,但有一个人的速度比她更快,剑刚触及咽喉的皮肤,一阵疾风吹过来,她的剑被人夺下,穴道也被点住。
出手夺剑的是赵紫龙。
赵紫龙一看到她绝望的神情便已知道她真的决心要死了,早就做好了准备,她一举剑就飞身急扑上去。
“好险!”
他抹了一额冷汗,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稍有差池,杜凝眉真的自杀死掉,幸好自己及时抢下宝剑。
所有人都被他的举动彻底惊呆住。
天涯彼岸的朋友
有谁想到他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绝顶高手?
张琳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一脸不相信,这个赵紫龙就是自己不久前打生打死要保护的人?
“我是不是在做梦?”
她确定了,自己没有做梦,也没有看花眼,她有了一种被捉弄的感觉,她苦笑几声,恼火地瞪着赵紫龙。
杜凝眉泪眼满眶瞪着赵紫龙:“解开我的穴道,让我死!”
赵紫龙嘻嘻一笑,深深作揖:“老嫂子,得罪了,你死了,岂不是便宜了那个狐狸精,名正言顺代替你成为那老东西的妻子?”
他知道怎么好言相劝杜凝眉都听不进去的了,倒不如以毒攻毒,对症下药,令她放弃轻生的念头。
他看出两人都是一气之下互相伤害对方,其实骨子里还是爱着对方的,但要解开这个死结,就先得要保住杜凝眉的性命方能再说。
一言惊醒梦中人,杜凝眉看着他。
“老嫂子,我说得对不对?如果我是你,我绝对不死,还要和那个老东西斗长命,让那个狐狸精永远都是狐狸精,成为不了风夫人。”
赵紫龙看着还在呆若木鸡的风飞扬。
张琳听到,明白过来,变得表情复杂,暗暗思忖:“这家伙,真聪明,真会说话,说到程夫人的心坎里去了,程夫人再也不会死了。”
“公子哥,对,你说得太对了,我怎么这样笨,这样傻,我死了,岂不成全了那只狐狸精,我一天不死,我一天都是这老东西光明正大娶进门的风夫人,谢谢你的醍醐灌顶,让我清醒过来。”杜凝眉说道。
赵紫龙:“你确定不死?”
杜凝眉:“我干嘛还死?想我死?哼,没门!要死也要找到那个狐狸精一起死,要她陪葬垫尸底!”
她凄怨地看着程飞扬,眼泪一串串落下来。
赵紫龙解开她的穴道。
风飞扬清醒过来,满眼通红走过来,哽咽着:“你这臭婆娘,你死了,我这老东西还能活吗?”
杜凝眉:“别惺惺作态了,一副猫哭老鼠假慈悲的样子,我若真死掉,不正好如你心意吗?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抱着那个狐狸精睡,活得不知多逍遥快活。”
风飞扬哭笑不得:“我都不知说过多少遍,我没有狐狸精,都是你自己疑心生暗鬼,自己杜撰出来骗自己的。”
他伸手想擦掉杜凝眉脸上的泪水。
“别碰我,你手脏!”杜凝眉退后一步。
风飞扬苦笑着,眼泛泪光:“对,我手脏,那还留来干什么?”
他突然一手抢过赵紫龙手中的宝剑,照着自己的右手劈下去。
杜凝眉大吃一惊,死死托着他的左手,不让他劈下去:“风飞扬,你疯了吗?我不许你伤害你自己!”
风飞扬激动大叫:“你都嫌我脏了,还留来干什么?”
杜凝眉大叫:“公子哥,夺下他的剑,不能让他胡来!”
赵紫龙不为所动:“这不挺好吗?没了右手,他就不能温香软玉抱满怀了。”
杜凝眉急得大吼:“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没用的香艳事,他没了右手,就等于自废武功,他绝对活不过三天,不被仇恨他的人赶来摘下他脑袋当蹴鞠来踢才怪!”
赵紫龙夺下风飞扬的剑,退了开去。
杜凝眉抱着风飞扬嗷嗷大哭:“你这老东西,吓死我了。”
风飞扬哽咽着:“你不是想我死吗?”
杜凝眉:“我恨不得你死掉,当你真是要死的时候,我又舍不得你死,你死了,我怎么活?你先把我杀死吧!”
风飞扬哭着:“对不起,对不起,凝眉,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不该离家出走,令你伤心这么多年。”
这句话戳中了杜凝眉的伤心处,她情绪崩溃了,伏在风飞扬的胸膛失声痛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