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白領外傳 txt-82. 都當斷不斷必留後患

白領外傳
小說推薦白領外傳白领外传
王欣问清楚了是穆怀让找自己心里就想这家伙大周末的出了啥事儿这么急头拐脑的,然后就想挂电话,可是曲小凤又问了一句,“你明天晚上有空吗?”
“我不知道呢。”王欣确实不确定,因为他在这里距离穆怀让很近,肯定要和穆怀让见一面,可是到底是啥问题呢,也不清楚,所以明天晚上几点钟回到省城他心里没底。不过他多少有点好奇,这个美人从来到现在可能这是最正经的一个问题,她什么意思呢?
王欣本来想继续问一句,可是那头已经挂了电话。
王欣听听里面没了动静,就蹑手蹑脚地往外走,想出去透一下空气,在这里坐着还是不自在,刚走到门口,手放到门把上,就听到夏雨讷问,“你去哪儿?”
“哦,你没有睡着呀?我想出去看看下午去爬哪个山?”
“我想好了,上次不是说有个农家乐,咱们去那里又能吃又能玩,怎么样?”听声音夏雨讷已经起来。
王欣退回来,等她出来,自己顺便去了卫生间,然后一起出门去了。
有了中午的近距离接触,整个下午气氛都有点不尴不尬,也不像上午那样拉手擓胳膊的。王欣心里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呢?不是说谈恋爱约会很享受吗,可是怎么不是那种感觉呢?不过,因为是周末,山间小路上还是不少游人,他们走着玩着,偶尔斗一下嘴,找到那个山林里的农家乐已经是太阳偏西的时候。农家乐院子很大,到处都是人,不知道有些人吃的是中午饭,还是晚上饭,反正已经聚在一起开吃开喝了。他们二人先是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先是玩了一下儿童乐园的秋千,然后又走过用绳子编制起来的独木桥。桥是在一个池塘上面架着的,走不好就会从绳子的空隙中掉进池塘里,虽然不会摔伤,可是弄一身水是肯定的。王欣走在前面,先是走到头,而夏雨讷第一次玩这种东西,看起来极其简单,可是人走上去抓住绳子的那一刻就感觉到身不由己,全部要靠两只胳膊的臂力来支撑整个身体。她虽说身体很好,可是女孩都是这样,因为害怕掉进水里,所以越加小心。越是这样,就越不敢往前走,持续时间久了,胳膊没了力气,不出事儿才怪呢。王欣见走在中间的夏雨讷摇摇晃晃的,赶紧倒回去帮她。不帮还好,这么一帮,两个人都掉进了水塘。水塘很浅,可是下身大部分衣服也都湿了。今天早上出来王欣和夏雨讷都是穿了制服,他们预先也没想到要到山里玩,所以根本就没有考虑会是这样。从水塘里走出来,见看热闹的人的目光,夏雨讷就觉得特别丢人。
“走吧,回去吧!”她说。
“好不容易来了,吃完饭再回去。”王欣建议道。“不就是湿了衣服,一会儿也就干了。那边还有动物园可以玩呢!”
“你走不走?”她好像要发脾气。王欣无奈,就跟着从农家乐出来。来的时候走了老半天的路,这回去好像也就是半个钟头就到了。回到房间,夏雨讷就进了里间卧室,把门锁了。到底在里面怎么处理那些衣服,王欣也不知道。不过王欣还是动了脑子,想了一下,就开门去了楼下,买了几件衣服,发现也应该帮她买两件,于是里里外外买了一整套,然后回去敲她的门,“开门,我把这些东西给你。”
“门没锁!”敲了两次,才听到里面说。王欣知道肯定是他出去这一会儿夏雨讷收拾停当,把门开了看自己在干什么,再进去就没有锁门。
王欣扭动把手,门开了个缝,看到她端端正正坐在桌子旁边看东西呢,身上的衣服也整整齐齐,王欣就把门全部打开,说,“我买了这些衣服,你换上吧!”
“还是你换吧,我的衣服我已经弄好了!”说着,她走出来,把空间让给了王欣。王欣没再争论,进去关了门,换衣服,刚脱下衣服,正要换呢,她推门进来,看到王欣赤着背,‘啊’了一声又退了出去,“王欣,你耍流氓!”
王欣觉得冤枉死了。可是女人就是这样,好像真理永远都在她手里,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王欣换好了衣服出来,说,“对不起,忘了锁门!”
“你干嘛要锁门,你以为谁要看你吗,难看死了!”
王欣无语。
紧接着,她进去,锁了门,很快换了新衣服,出来让王欣看,“怎么样,好像还不错耶!”
她边说边在王欣面前扭动柔软性感的身躯,王欣见了也发现很好看,自己买的是紧身休闲服,没想到她穿了这个要比那身制服更显得女人味十足。王欣就止不住把目光多停留在显眼的地方几秒钟,被正在照镜子的她发现了,一转身就说,“你不是不喜欢吗,还看?”
“喜欢!你身材真好!”
“然后呢?”夏雨讷就走到了王欣的眼前,王欣坐在沙发上,夏雨讷走过来,距离王欣很近,几乎碰到了王欣的头,这样王欣几乎闻到了她身上的那股香气,就伸手拉住她,夏雨讷就势坐在了王欣的腿上。扭了两扭,问,“刚才是不是女孩子给你电话?”
“没有电话呀!”王欣很纳闷,刚才哪有电话进来?
“我说是中午?”
“啊,是那个助理。你知道的,叫曲美凤的。”
“大美女,对吧?”
“也不算美女,是个女生!”
“不信,老实交代,和你有没有啥关系?”
“真没有,就是老板娘麦穗,派来代替仝小新的,给你都汇报过N次了!”
说到这儿,夏雨讷高兴地笑了,抱住王欣的头,亲了一下头发,说,“嗯,还真乖!”
她坐在王欣腿上也不老实,动来动去的,王欣真受不了,不是太沉,而是王欣的定力没有那么大,一切功能都很完好的大小伙子,怎么吃得出这么一个大美女在腿上蹭来蹭去的。过了一会儿,大概夏雨讷感受到了什么,就死命地抱出王欣的头不动,讷讷地说,“咱们去里面吧!”
王欣很想去,他心里梦想着要是Sara或者李娜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可是这个人是夏雨讷,他曾经发过誓一定要熬到那个时候,假如真的有那个时候的话。突然,不知道为啥,她站起来跑进里屋去了,关了门,听到厕所水流哗啦啦的。王欣这边也才慢慢熄火儿。他心想,以后不能和她独处一室,否则怎么也难以保证自己的诺言不会被突破。
半个小时以后,她从里屋出来,红着脸说,“王欣,我想回去了!”
王欣正是求之不得,立马收拾了脏衣服去了前台。他们上了车,路上王欣才问,“不是说在这里住一夜吗?怎么突然改变了主意?”
“没啥,我想回去,一定要向你汇报吗?”她是这样说的,可是心里可不是这样想的,刚才她从淋浴间出来,突然发现窗户外面有人在照相,她就意识到一种可能性,所以赶紧出来走人。尽管她知道人家是一家人到这里游玩的,可是夏总心里还是不踏实。
御九天
送她到公寓,什么也没说,她径直上楼去了。王欣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和女人打交道也不是一两天了,女人就是这个样子,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高兴什么时候不高兴,全世界的女人都一样。
王欣松了一口气,才打电话给穆怀让,响了一声,穆怀让接了,“是王欣吧?你换电话了?”
“出啥事儿啦?”
“出大事儿啦。”
“你在哪儿?”
“公司。”
“好的,五分钟,马上到!”
王欣到了办公室,见到好几个职员都在,特别是李娜也在。这让他觉得很奇怪。来到总经理办公室,坐下来,穆怀让跟过来,李娜也进来,王欣说,“说吧,啥事儿,天塌下来了?”
“不是天塌下来了,但是很严重。是那个徐国强出事儿啦。”
“车祸,还是人祸?”王欣等不及马上问。
“哎呀,不是,是他私下收了客户的钱,还是李经理昨天来找客户,一问才知道,钱早都付了,是现金,”
“他人呢?”
“刚走!”
“他准备怎么办?他家里出问题啦?”夏总首先想到的是可能是徐国强家里出了什么意外急需钱用 ,也就临时挪用了。
“他,他赌六合彩。去年就是因为赌六合彩,没法经营才把公司卖给了我们,没想到这个人没记性,手里多少有了宽裕,可能又去投注。这一下投进去几十万,估计他没法还了。我上午去了他家,啥叫家徒四壁,他家就是。钱肯定还不了了。”
王欣摸摸脑袋,眉毛拧成了一疙瘩,最后才说,“你打电话让他过来,我给他谈谈。这事儿你甭管了,该干啥干啥!”
穆怀让出去,王欣问李娜,“这个客户是谁跟的?”
“过去是我跟的,只从搬到省城,我那里也忙,这么一个小客户,也就让这里的人帮助跟跟。”
“李经理,咱们是干工作的,一点不小心,你一年的工资没有了。”
“我一年没有那么多工资呢!”李娜回怼了一句。
“对呀,比你一年的工资还多,你说就这样打了水漂,我的意思你不明白,多一个业务员在这里跟着也不就是三五万块工资,这下可好,全没了。就算是买个教训吧!”
“你准备怎么处理他?”
“我还没想好,等他来了,我跟他谈谈再说。不过你这个月的奖金我估计是没了。”
“王总,咱不能这样,这事儿不管我事儿,也不是我私吞了公款。”
“和你吞了性质是一样的。客户是你的,是你没有安排好,让徐国强钻了个空子。这样害了公司也害了他徐国强。你说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本来李娜还觉得挺委屈,可是敬王欣这么一分析也有点道理,所以她也不说什么。然后就突然改了一个话题,“你今天还走吗?”
“这么晚了,怎么走哇?”
“那好吧,我出去了!”王欣看了一眼李娜的背影,心里知道这闺女又在想什么好事儿。
徐国强来了,哭丧着脸,进门就给王欣跪了下来,本来王欣一肚子火气,看到他这个窝囊样,可是也没办法,人家好赖原来也是一个小老板,只是这么一个嗜好毁了他的家庭也毁了他这一辈子。王欣叫他起来,说,“你准备咋弄?”
“我实在没路可走了,不行我就去跳海!”
“跳鬼海呀,你要是有那个胆量,还能管不了自己?想跳现在去跳吧,我一定不拦你!”
王欣几句话把徐国强镇住了。去年收购他的时候,他还不服气,这么一个毛孩子,还没有自己年龄大,就想收购自己,可是那时候他实在是没法继续经营下去,才不得不把公司卖给了小新广告。但他心里一直对王欣不服气。可是没想到这么快自己又栽倒了,不过刚才王欣那份豪气让他真是服了,不愧人家能干大事业,自己连个小老板都当不好。于是就哭着说,“王总, 我对不起公司,你看怎么处理我都能接受!”
“徐经理,我这里估计也养不了你。但是我听穆主任说了你已经无路可走,我也不能真的让你去跳海。这样吧,你不是在公司还有一点分红吗,我让财务算算,多了退给你,不够呢,也就算了,到时候你签个名,小新广告公司再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不过,要是你有什么私人拉来的活儿,还可以做做,中间差价你自己拿走,跟我没啥关系。在这个行业你比我干的时间长,我知道只要你好好干,应该饿不死的。”
到了这个关口,王欣不说去JC报案,反而还帮自己找出路,徐国强真是觉得无地自容。“都听王总的。”
于是,徐国强出去,穆怀让进来,把情况跟他说了,所有损失全部记在省城总公司头上,和这里没啥关系。只是以后管理上决不可以再出这样的漏子。
事情就这样处理,王欣才赶到很饿,叫了穆怀让和另外几个加班的同事一起下楼,随便吃了一点东西,王欣就开车走了。
在酒店门口,老远他就看到李娜在那里转悠,王欣就想调头换一家酒店住,可是想了一想,我怕什么,难道还要躲着她李娜不成。既然送上们来的肉不吃白不吃。
整个晚上,王欣都开着手机,他既害怕夏总打来电话,又期盼她打来电话。白天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有点压抑,可是这才刚分手,不到半天,心里就有一种牵挂。王欣就觉得自己很贱。可是看看身边睡熟了李娜,王欣就直觉得都对不起夏总。可是自心想想也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他的感情和心全部都交给了夏总,而睡在这里的李娜也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基本上和橡胶娃娃差不多。
虽然王欣是这么想的,可是毕竟人是有感情的动物。既然已经有了多次同床共枕的经历,要说李娜在他心里一点都没留下什么,那是不可能的。他经常拿李娜和Sara比较,也许从容貌上性感上Sara更胜一筹,可是从人品上李娜还是更加高尚一点。虽然他们这种关系不伦不类,但是他能感觉到出来李娜是出于真心,对自己应该没有半点私心。
早上醒来,李娜看了还在呼噜的王欣,就摇了摇他,“今天回去不回去?”
“回去!”王欣醒了。
“上午还是下午?”
“都行!”
“喂,你陪我回家一趟怎么样?”
“什么?”王欣突然坐了起来。“去你家?我干嘛要去?”
“看把你吓的。我是说你开车送我回去,在外面等我一会儿,我回家看看我娘,然后取点东西就走。”
王欣听了是这么回事儿,就又倒下去睡,嘴里嘟噜说,“钥匙给你,自己开车回去吧!”
“要是普通车,我也就开了!你的车太好了,我不敢,总怕蹭了,赔不起。还是一块儿去吧,很近的。要不了多大一会儿!”
“好吧,烦死了,再让我睡一会儿!”
一直到到了八九点,王欣才算是睡醒,起来洗漱完毕,下楼去吃早餐,可是人家正在收摊,准备午餐。王欣也就拿了几个油炸馒头和两个橙子上了楼。吃喝完毕,就开车去了李娜老家。
因为修路,差不多开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了一个小山村,王欣就问,“这是一会儿吗?”
李娜媚笑一下,“辛苦你了,要不要下来去我家喝口水!”
“不去了,赶紧点儿,完事儿我们回去!”
李娜非常高兴,步子也非常轻盈,走着跑着消失在村子里面。
王欣呢,把靠背放下,又将座位向后推了推,拿个遮阳帽盖住脸,呼呼又睡上了。一直到了车外面好多人的吵闹声,他才睁开惺忪的眼睛,发现自己怎么会被人群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