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棄婦學醫歸來後轟動了世界 ptt-第二百九十三章:你還記得我嗎?推薦

棄婦學醫歸來後轟動了世界
小說推薦棄婦學醫歸來後轟動了世界弃妇学医归来后轰动了世界
顾静怡带着武尧走的是小路,绕过女弟子们修炼的练武场,这样一来,她就不会被杜若仪看见了。对此,武尧表示理解,小路也更省事。只是,路不太好走,顾静怡特别费力,武尧看她行走间也不方便,仔细一看,这才看出端倪。
“你的手脚……”
“被人废了!就在不久前,原来,我也不需要做这些杂活的。外出的时候,被坏人暗算,废了手脚,脸被毁了容。就连……”说着,顾静怡哽咽起来:“就连灵海也被人废了。我就是个废人,承蒙师父没有放弃我,才让我留在永安峰,我已经很感激了。总不能白吃白喝,就帮师姐妹们做点杂活,减轻她们的负担。”
除了扫地,其他事情,她的确做不了。
武尧同情的看着她,没想到,还有这么可怜的孩子。不知道是什么人,居然下手这么狠,废了灵海,毁掉容貌,连手脚都废掉,这不是要彻底毁掉她的人生吗?
真是可惜了!
“说不定,以后能治好。”
顾静怡苦笑连连:“武大叔,你就别安慰我了。师父都告诉我了,治愈的机会几乎为零,我很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只是,老天让我活着,我不能去死,这样会对不起师父的知遇之恩,只要能留在师父身边,做什么都行。”
“我看得出来,你好像很害怕你的大师姐,她欺负你了?”
顾静怡苦笑着摇头:“大师姐只是在磨练我,我知道的。大家是希望我在磨难中慢慢变得强大,我不会怪她们。”
这么一说,武尧再傻也明白了,同门师姐妹欺负了她,她才会被安排去扫地。对她来说,那么多天阶,一整天都扫不完。她每天都要去扫,怎么可能把身上的伤养好?
“你放心,你帮了我,等我见到你师父,肯定会帮你说明情况的。你师父是个善良的人,她不会放任其他弟子欺负你,你要对你师父有信心。”
顾静怡留意到,这个男人在提到师父的时候,眼睛里是冒着光的,那可不是一般朋友关系才会有的神色。她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想,这个大叔,该不会是和师父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吧!
不过,师父是个大美人,再看眼前这位大叔,长得也太寒碜了吧!师父的眼光应该不至于这么差,只是,感情的事说不准,万一,师父就喜欢这种调调呢?
顾静怡试探着问起武尧和杜芸之间的关系,武尧却很警惕,只字不提。
他笑着敷衍道:“等我见了你师父,让她亲自告诉你吧!现在,由我告诉你,不太合适。”
说的这么暧昧,顾静怡更容易胡思乱想了。
眨眼,两个人已经说笑着来到了杜芸闭关的山洞外面。顾静怡让武尧在一旁等着,她上前恭敬的叩首,提高嗓音喊话。
“弟子顾静怡,前来拜见师父。山门前来了一位前辈,声称是师父的故人,在山洞前求见师父。弟子怕影响不好,善做主张将人带了进来,请师父决断。”
顾静怡回话,武尧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山洞,心跳也加快了不少。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不知道,她会不会嫌弃现在的自己。为了和她见面,武尧每天都严格要求自己,这才保持着多年前魁梧的身材,只因,当年她说过,自己的身材很棒。
就是这句话,让武尧念念不忘。他想,杜芸看到现在的自己,肯定会被他的坚持打动。
顾静怡说完后,是一阵很长的寂静,山洞前只有风声和流水声。紧张的人不只是武尧,还有顾静怡。
师父曾经说过,不能擅自带陌生人进来,尤其是后山她闭关的地方。现在,自己打破了她的规矩,也不知道师父会不会生气。所以,顾静怡刚才特地强调,前来求见的是一个男人。
合欢宗的弟子都特别在意名节,当然不能让人看见有男人找上门。如此一来,她把人带来,也说得过去。
过了好久,山洞里总算传来了脚步声,顾静怡喜出望外。只要见到了师父,她扫地的生活很快就会结束的。
星戒 小说
杜芸这些年在外很少交友,认识的人都是各大宗门的,往来也不多。突然有人上门求见,杜芸觉得纳闷,在听到是男人的时候,她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才出来看个究竟。
“静怡,你受了伤,怎么还亲自带人过来?你该在房间里好好养伤的,这些事,让你师姐们去做就行了。”
顾静怡顿时激动不已,她就知道,师父还是关心自己的。她正想说明自己现在的情况,杜芸紧接着问道:“你说的故友,是什么人?”
顾静怡想着,自己的事不着急,稍后向师父说明也是一样的。只要师父心疼自己,一切都好办了。
“师父,这位前辈,就是登门求见的人。”
杜芸顺着顾静怡指着的方向看去,看见不远处站着的魁梧身影,记忆深处噩梦中的画面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只是一眼,杜芸整个人都僵住了。在帝都时,她就瞥见了这个男人,她也敢肯定,对方同样看到了自己。
杜芸以为自己已经成功躲开了,没想到,他居然能找到合欢宗来?
她下意识就想把人轰走,想起顾静怡还在这里,她只能压制住内心复杂的情绪,装作平静的样子,没有出声。
“你……杜宗主,多年不见,你还记得我吗?”
“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面。”她知道武尧对自己的心思,故意发出感慨,先稳定他的情绪,把顾静怡打发走,再来解决他们之间的事。
一句简单的话,把武尧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他还担心杜芸会忘了自己,现在看来,他们都是一样的,这么多年,心里始终惦记着对方。他差点就冲上去抱住了她,碍于顾静怡在场,他抬起的脚又收了回去,尴尬的笑了笑。
“我也没有想到,我们还能再见面。”
杜芸看了顾静怡一眼:“静怡,你先回去休息。为师要和故友叙旧,不准任何人来打扰。另外,今天的事,我不希望有第四个人知道,你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