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一萬種清除玩家的方法 起點-212 牽一髮而動全身看書

一萬種清除玩家的方法
小說推薦一萬種清除玩家的方法一万种清除玩家的方法
就说不可能光自己这边的天降之人不靠谱,你林白有多大能耐,能让那群不死不灭的人一直顺从你的指令?
反噬了吧!
该!
贺钦幸灾乐祸:“鹏飞,知会药王谷和灵器阁的人做好准备,能否成功就在此一举了,林白要狗急跳墙了。”
能拖就拖,不能拖就打, 这本就是他们商定好的策略。
林白像个小丑一样,在两军阵前打了半天嘴炮,让贺钦的信心极度膨胀。
若有绝对的实力能拿下他们,何至于说那么多废话?
而且。
天降之人不听林白的号令,被他强行收服的邪五门的人就更不可能听了,搞不好一会儿不是他们三派联盟打林白, 而是十派共同为世间除魔了……
……
“……二人山前来比腿, 不知是崔粗腿……”
参差不齐的绕口令响彻在山林上空,小白狐的脑袋从林白的怀里钻出来,愠怒的看向了玩家的方向,目光中闪烁着凛冽的寒意。
林白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安抚她的怒火。
这就是玩家啊!
别想他们一直听从你的指挥。
等此间事了,是时候给玩家立些规矩了。
不然。
挑战他底线的事情会越来越多的。
辛尚等人下意识的提高了警戒,不免对林白生出了一抹同情,自以为掌控了一切,结果一切都在风雨飘摇啊!
看着突然闹起事儿的玩家,道虚心中没来由的一阵舒爽, 看着林白的背影暗骂,该,你也有今天。
他甚至开始考虑是不是没事也念念绕口令了。
傀儡虽然身不由己, 但从另一个方面说,何尝不是自己的护身符,林白想必不会用闪电劈自己的, 哪怕劈了也无所谓, 劈死自己倒安生了。
哪怕劈不死,挨一两闪电,欣赏他气急败坏的样子,也值了。
……
“你们有没有发现,绕口令响起来的那一刻,林掌柜有片刻的愣神。”
“林掌柜脑袋当时一定‘嗡’的一声吧!”
“这才是玩家啊,不负天灾之名,什么事都被NPC牵着鼻子走,我还以为他们换了个地方上班呢!”
“来自丐帮的背刺,且看林掌柜如何应对吧!”
“我怀疑林掌柜根本没做好准备……”
……
如何应对?
如果没有对面的朝元剑派,绕口令响起的那一刻,林白的掌心雷就落在玩家头上了。
现在。
他的基本盘还没有建立,闪电还是要用在合适的地方!
在甲木城,林白曾经被药王谷的三千金丹吓了一跳。
但和邪五门打过,这些修行门派在林白的眼里也就是那個样子了。
一个正常的元婴高手,可以轻而易举的战胜数十乃至数百金丹修士,遇到集团规模的大战,元婴高手也要避其锋芒。
但林白是普通的元婴高手吗?
他不是。
林白共享着道虚和裴延宗的功力,三个人加起来可不是简单的一加二。
普通元婴高手既没有他的闪电风暴,也没有他超强的精神力,更没有他远超常人的敏捷;以及无与伦比的运气……
给自己加持了金中罩,给所有卡片傀儡下达了守护的命令,林白把左手甩了出去, 匹练一般的闪电从掌心倾泻而下,如同犁地一样劈入了下方的迷雾之中。
与此同时。
林白亮出了他的战斗形态,一只眼睛在前,一只眼睛在后,然后,把鼻子也藏了起来。
重生之邪少的独宠
上次被残阳门的法器偷袭,短暂致盲后,他就养成了这种谨慎的战斗习惯。
对面有灵器阁,指不定有什么古怪的法宝呢!
至于为什么把鼻子藏起来,万一有毒气呢?
五官四散,林白俊俏的容貌顿时惨不忍睹。
但他毫不在意,在闪电声中,意气风发的道:“如同战争号角一般的绕口令吹响了。如狼群一般团结的正义联盟的战士们,战场像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渴望着你们这群母亲给他们甘甜的滋润,准备接收那些像羔羊一般的俘虏,且看我如何破除如同贺掌门奶奶肚兜一样愚蠢的迷雾……”
做完战前动员,林白打开了录音笔,带着两个贴身护卫,飞临到了迷雾的上空。
迷雾隔绝了视线,同样隔绝了神识。
朝元剑派战略是正确的。
但贺钦错就错在,把林白当成了普通的修士。
林白共享着裴延宗和道虚的灵力和技能,他会用神识观察周围。
但在没有卡片之前,他一直靠敏锐的洞察力观察世界的。
吃多了精神果实,林白的视觉、嗅觉、听觉远超常人。
迷雾不像血雾会干扰嗅觉。依靠气味,以及修士们发出的些许声音,林白仍然给藏在山林里的修士们做出了准确的定位。
雷抗法宝的确给力。
第一波闪电落下,山林中的修士们气息并没有减弱……
不过。
林白的脑海里却传来了一连串的情绪反馈:
【来自葛东,宋四田,卢聪……的震惊;+1+1+1】
【来自贺钦,苗江西,陈大药……的紧张:+1+1+1】
【来自白银,龙息,下山虎,我不是小号……的喜悦;+1+1+1】
【来自江清钦,狐禾……的焦虑;+1+1+1】
【来自辛尚,葛飞云……的妒忌:+1+1+1】
……
林白脑海里的两棵情绪树开始刷屏。
战场上的每一个人为他源源不断的提供情绪,什么样的情绪都有,远超平时。
他根本分辨不出谁是谁!
龙魔神姬贝尔爱丽丝的败北
而当林白站出来的那一刻,极限反杀系统给出了任务提示:【在困局中赢得战斗的胜利;奖励:敏捷30】
果然。
只有做大事的时候,收获才是最多的。
……
第一波闪电过后,玩家们念绕口令的声音停止了。
取而代之是整齐划一的广告声:
“双重保护,防止蛀牙,洁牙士牙膏祝林掌柜旗开得胜。”
“浪漫香浓,爱有天意。芙蓉巧克力,品味伱的浓浓爱意……”
……
“多亏了那群蠢货把林白逼到了绝路上,林白孤军奋斗,邪五门的人却没有襄助林白的意愿。我们的计划成功了。如今只要等林白的灵力耗尽,就是他的死期。”
贺钦看向仍在打广告的丐帮弟子,嘲弄的道。
话音未落。
一股巨大的推力突然从他的脚下传来,他情不自禁的摆出了一手向前,一手向后的姿势,身不由己的向着天空中飞去。
贺钦的脸色当时就变了,什么玩意儿,他怎么发现我藏身之地的?
“怎么回事?”
“我为什么飞起来了?”
“不好,是林白的爱别离?”
“他怎么发现我们的?”
“爱别离为什么可以同时攻击我们所有人?”
……
传来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贺钦向周围看去,脑袋一片空白。
旁边是打算等林白的灵力耗尽,冲出去偷袭的数百本门剑仙。
此刻,他们保持着相同的妖娆姿势,或快,或慢。
一色真人短篇集:小时候
一起向天上飞去。
前夫的秘密
贺钦从天降之人的口中了解过爱别离的术法,但他不知道爱别离可以同时控制住这么多人啊!?
他运功想止住自己向上飞起的动作。
可越运功,飞的越快,甚至连改变姿势也做不到。
贺钦的心当时就沉了下去。
完了!
我身上有条龙 小说
一切都完了!
法则之力竟这般强大?
贺钦不相信法则是真的,但现在,他只能往法则上面靠了,比起法则,他更不愿意相信世上有这么恐怖的道法。
让贺钦庆幸的是,他们定下了黑衣蒙面的计策。
不然。
堂堂朝元剑派的掌门,在邪五门面前,如同女子一般飞到了天上,传出去还怎么做人?
不当礽子!
正义门的术法太膈应人了!
……
同时飞起来的还有藏在山林里的灵器阁和药王谷的人。
林白的奔月,目标两人以上,每次可以放逐一人,几百上千人在一起,理论上可以放逐到剩下一个人。
林白如今的精神力,完全能让他做出毫秒级别的微操。
而且,放逐完一个接着放逐第二个,并不需要多高的技术含量。
短短十几秒的时间。
隐藏在山林、山门里的修士和玩家,都被他用奔月放逐到了空中,脱离了迷雾的保护。
所谓的迷雾阵看起来就像是个笑话。
“什么情况?”
“发生了什么事?”
“是爱别离!”
……
到处都是惊慌失措的惊叫声。
原来恐惧、欣喜等等情绪,在这一刻全都转化成了震惊一种,来自敌对方,也来自己方。
好几千蒙面人集体奔月,从山林里跑了出来,丐帮的广告声戛然而止。
辛尚等邪五门的人眼珠子也跟着瞪得溜圆。
……
“卧槽,什么鬼?”
“林掌柜的爱别离可以同时送这么多人上天?”
“真尼玛壮观!”
“壮观个屁,如果林掌柜都是这样的技能,我们还打个毛,不如洗洗睡了!”
“我们刚才得罪了林掌柜……”
“淦!”
“这游戏没法玩了!”
“林掌柜的技能太变态了,不削他真没办法玩了”
“闪电风暴的群攻已经无敌了,再来这一手无限制的吹飞,得多少玩家才能推掉林掌柜?”
“这次说什么也要去论坛抗议一波了。”
“就离谱!”
“我特么也想学这样的技能。”
……
丐帮弟子,在线下看直播的观众们,这一刻集体爆炸。
他们可以接受放逐一人的爱别离,接受不了把几千人同时扔天上的爱别离啊!
什么样的爱情会同时别离几千人?
……
线下观看直播的【孤高老人】差点咬了自己舌头,面色瞬间变的漆黑,他比别人想的更深更远。
如果仙侠游戏是个真实的世界?
玩家是入侵者?
那林白是什么?
救世主吗?
他所拥有的一切,该不会是世界意志赋予的吧!
玩家再不死不灭,能和世界意志对抗吗?
还是说,他们只能在林白的威慑下,老老实实的像个普通的土著一样,在另一个世界生活?
原来他以为游戏不过因为林白增加了些许的难度,现在看来,林白的存在完全把游戏推向了地狱级别!
林白再多几个影响到现实的法则,继续玩这样的游戏,以后能不能活着出去还两说呢!
【孤高老人】手足发麻,有那么一瞬间,他都想马上退出游戏,把游戏舱封印起来,再也不进这该死的破游戏了。
林白根本就是不可战胜的。
……
牵一发而动全身。
爱别离通过直播展现在世人面前,进而迅速在游戏中传播开。
大部分进入游戏的玩家,几乎全都选择了停下手头正在进行的工作,匆匆下线,去观看丐帮弟子的直播了。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他们必须了解第一手的情报。
一会儿的功夫,除了朝元剑派之外,仙侠世界的天降之人近乎被肃清一空,仿佛回到了原来的时空。
众多土著不明所以,直以为天降之人的世界发生了什么大事,纷纷去找自己的掌门,上司汇报这反常的情况去了。
……
林白不知道一个大规模的奔月技能,引发了游戏世界的大地震。
他也有些懵逼。
他知道朝元剑派定下了计策要伏击他,但他没想到这群人全都弄了个一模一样的黑衣蒙面啊!
玩家的情报中没这些啊!
都一个打扮,他的爱情之箭射向谁?
土著不像玩家,头上顶着名字。
林白脑海里两颗情绪树,的确可以根据情绪判断对方的名字。
但现在的情况,情绪都刷屏了,鬼知道哪个是哪个?
是了!
这群家伙是根据他的爱情之箭研究出来的对策,没想到倒是被他们误打误撞蒙对了,而且,还知道利用玩家散布烟雾弹,送假消息了……
果然。
土著越来越精明了啊!
亏得他来之前,把奔月的技能刷出来了,不然,指着月老红线和丘比特之箭,指定要栽一个大跟头了。
现在。
先用闪电劈一部分再说吧!
能扛住闪电的,就是灵器阁和药王谷的人,扛不住的就是朝元剑派的人,能一直扛下去的,就是元婴高手没错了。
……
人不狠,站不稳。
金刚尚有怒目时。
在这个举世皆敌的世界,一味的仁慈只会让对方认为你软弱可欺。
录音笔里的绕口令念到尽头。
林白毫不犹豫的指挥着左手,闪电劈向了飞向天空的黑衣蒙面人。
奔月过程中只能保持一个动作。
可以说,所有奔月的人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眼睁睁的看着闪电劈过来,却无可奈何。
一轮闪电过后。
半空中多出了几十个黑漆漆,头顶冒着白眼的家伙。
有的人被闪电劈中,仍然怒目圆瞪,对着林白破口大骂,也有的人被闪电劈中后,立刻陷入了重伤昏迷。
即便他们重伤昏迷,霸道的奔月仍带着他们执着的向着天上飞去。
“林白,竖子,以邪术害人,胜之不武。”
“众位道友,速想对策,林白妖术骇人,继续被动挨打,我们怕是要被灭门于此了。”
“道友勿慌,运功,运功可加速飞天的过程,运功越快,飞的越快,飞到顶点,便会降落,我们就能发动进攻了。”
“运功,运功!”
……
看着突然加快速度,犹如火箭一样冲向天空的蒙面人,林白微微皱了下眉头,好家伙,奔月的弱点这么快就被发现了……